忘记密码?

列表页广告

珠三角新闻 新闻 > 珠三角新闻>正文

东莞打工女服毒自杀 丈夫坐20年牢后被判无罪

新闻来源:Vista看天下智库06月19日15:22 点击量: 字号: TT

关键词:妻子,自杀,东莞,坐牢,无罪

摘要:被问及接下来准备如何申请国家赔偿时,李锦莲告诉记者,赔多少钱都买不回自己对母亲和妻子的亏欠,买不回女儿20年的青春,更买不回妻子的命。

6月2日,李锦莲回乡,多年未见的家属陪在他身边。(胡描 摄)

  李锦莲已经连着三晚没合眼了。

  第一天,监狱领导找到他,让他收拾行李,准备第二天的宣判,几乎确定是无罪释放。当晚,他什么也没想,就是没来由地睡不着。法庭出来,他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扔掉印着“4317”编号的囚服。

  第二天,法院宣告无罪释放后,从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追着李锦莲的车,来到他家跟他聊到凌晨3点。

  第三天,他随家人一道去给妻子、母亲以及为他辩护17年的律师朱中道祭坟。阔别近20年的家乡,早已变了模样,自己当年住的房子破得再也修不好,自家的田已然被邻居插上水泥柱占为己用,留着做棺材的大木头也被偷得一干二净,出狱后获悉这些事情的他气得整宿睡不着。

  躺在床上,他想起了过往种种,为了这桩案子,自己蒙冤入狱近二十年不说,妻子陈春香被逼自杀,女儿李春兰为了给他平反奔波多年至今未婚……

  而这一切的悲剧的伏笔,在李锦莲与同村女人肖某香偷情的那一刻便已埋下。

  富裕家庭

  在李锦莲还是个20岁小伙子的时候,家境殷实的他心气颇高,村里的姑娘他一个也瞧不上。彼时,李锦莲的父亲承包了村里的碾米厂,周边的人都要到这里碾稻子。当着李锦莲父亲的面,李的表哥曾放言,只要是李锦莲看上的姑娘,不管是谁家保准给他说成。

  他唯独看上了坛前村的陈春香。某天,她挑着稻子来到碾米厂,既漂亮,又温柔,说话还好听,李锦莲一下子就被吸引了。家里安排人去说亲,一次成功。两人在1973年结了婚,两年后便有了大女儿李春兰。

  夫妻俩都是勤恳的人,陈春香干起农活来,一点也不比李锦莲差。他们家有三亩田,种着水稻,此外,还承包了12块山地种油茶,每年光开山就得花两个月的时间。整体而言,李锦莲家在村里算得上是富裕家庭。

  1982年,李锦莲修了当时村里最好的房子,前前后后花了两年多的时间。说起房子来,他显得非常自豪。第一年,他以石头铺地基,可以防潮,冬暖夏凉;第二年,再从山上运回上好的木头和泥土,然后同自己的姐夫,一锤一锤地将墙砌上。

  那个时候的李锦莲,日子过得舒心,也懂得享受生活,油茶之外,他还在山上种了杨梅和板栗,每年供自家人享用,悠然自得。

  到了1990年代,村里的人纷纷跑出去打工。李锦莲原本不以为然,过年时跟打工仔们一交流,惊讶地发现,他们一年的收入抵得上他一家子的收入。于是,他和妻子商量后决定,自己留在村里务农带年幼的小儿子,妻子出外打工。

  偷情往事

  李锦莲的前半生,普通而宁静,唯一惊险刺激的,或许就是他与村妇肖某香(化名)那段许多人都知道的偷情往事。

  肖某香长相一般,但脑子灵活,胆子也大,跟村里的人相处得都不错。他的丈夫李锦某(化名)在1990年代随大潮去了东莞打工,留她一个人在村里带两个孩子。最初倒也没什么,渐渐地有关她的一些风流韵事传遍村子。

  1991年前后,李锦莲跟肖某香染上了。据他口述,他家种豆子的地与肖家挨着,有一次两人一起拨豆子,肖某香隐晦地对他说:“晚上来我家玩。”

  听肖某香这么说,李锦莲并非不心动,只是心里边有些顾忌,回应道:“李锦统(肖的小叔子)家养了几条狗,晚上会喊死人。”

  “听到狗叫,我就出来帮你。”

  “你老公知道打你怎么办?”

  肖某香很不屑,道:“他不敢,即便他亲自抓到我跟你睡觉,我也有办法对付他。”

  第二次,当肖再一次发出邀请时,李锦莲没有把持住。当天傍晚,他对陈春香撒谎说:“我出去办点事。”然后悄悄摸到了肖家门口。肖赶走了狗,给他开了门。

  转眼,两人的苟且关系维系到1994年,直至有一次被肖的小叔子李锦统发现。李锦统当时还是个单身汉,在村里的风评很差,村民提到他,都忍不住说道几句,有的说好吃懒做,有的说“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”据李锦莲的弟媳郭兰香回忆:“肖某香很是看不起这个小叔子,他曾经想跟肖睡觉,被后者拒绝了。”

  那天晚上,李锦统将李锦莲和肖某香两人锁在屋里。肖很生气,泼辣地骂道:“把门打开,你没权力管我。”然后打开柜子,拿出钱,扔到窗外,“车费拿给你,有种去把你哥哥叫回来。”

  没一会儿,李锦统开了门,李锦莲落荒而逃。几天过后,两人的关系便在村里传开了,李锦莲跟妻子老老实实的坦白了一切,陈春香只说了句:“以后不要再跟她来往。”

  此后的几年里,两家人的关系并没有因此闹僵,李锦统经常跟着李锦莲去打猎,肖的丈夫也没有跟李锦莲吵过。李锦莲上县城时,还时常帮着肖买种子,给她的孩子带鱼肝油。

  毒糖案发

  直至1998年9月27日,李锦莲从一个摆地摊的商人手中买下4包“速杀神”鼠药,悲剧开始上演。彼时的茂园村没有人养猫,老鼠成群,时常咬坏庄稼,几乎家家户户都备着鼠药。

  李锦莲清晰地记得,当年10月9日这一天的中午12点,自己带着7岁的小儿子去了坛前村岳父家做客。下午4点返回,6点左右途径本村大屋场三岔路口时,见到很多村民聚集在一起闹哄哄的,不知道在谈论什么事情。直至他上前问起,有人告诉他:“肖某香两个崽下午在路上捡糖吃中了毒,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。”

  据李锦统回忆,当天两个侄儿李某林、李某红放学回家,肖某香不在家,他吩咐两人洗完澡不要到处跑后,便去山上布置捕野猪的陷阱。他到山上没多久,便下起了暴雨,只好找了一个地方躲雨。直到后来有人喊他,说两个侄儿吃了毒糖,等到他匆匆赶回家时,两个侄儿已经毒发身亡。

  事情发生后,案件的侦破方向很快被定性为投毒杀人。李锦莲因在案发相近的时间曾途径三岔路口,加上此前与肖某香的非正常关系被认为有作案动机,成为办案方的重点怀疑对象。尔后,办案人员又从他家中搜出“速杀神”,这种鼠药含有导致两个孩子死亡的“毒鼠强”成分,一时间,李锦莲有些百口莫辩了。

  回过来看,本案的一个关键之处在于:李锦莲出现在案发现。?窃诹礁鲂『⑽笫扯咎、肖喊救命之前还是之后。如果是后者,便可排除其作案嫌疑。

  警方搜集证据时,村民朱某香(化名)、袁某某(化名)等人提供的证言均显示,他们是先看到李锦莲出现在村口,再听到肖某香喊救命。而后来的辩方证人证言中,更多目击者则表示被害人吃糖在前,李锦莲现身三岔路口在后。

  李锦莲当时的辩护律师朱中道曾亲自到现场调查取样,拿着卷尺一米一米测量当时的路,估算李锦莲带着孩子走过去需要多长的时间。通过调查,他发现李锦莲没有作案时间。

  在李锦莲的手写材料中,他详细地交代了与警方主要证人的关系,朱某香和袁某某均是与他闹过矛盾,并结仇多年的村民。朱某香曾与某位男性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被村里人发现,而她一直怀疑是李锦莲透露出去。袁某某在1970年代占用稻田养鸭,被李锦莲指出来后两家人就结了怨。

  李锦莲在狱中,从后来入狱的老乡口中得知,袁在第一次录口供时说的话并没有被公安机关归档,而第二次的口供,就改成了看到李锦莲去肖家方向上厕所。在2011年李锦莲投毒案的再审中,这也成为辩护方的依据:“侦查机关隐匿了袁某某10日下午(即1998年10月10日,袁的第一次口供)的证言,严重违反程序。”

李锦莲在狱中的手写材料和判决书。(胡描摄)

  “我没有犯法”

  案发的第二天傍晚,警察找到李锦莲。那会正是水稻成熟的季节,李锦莲穿着很薄的衣服,在自家的稻田里,收割着一年的果实。“你是李锦莲吗?我们需要问你一些事。”

  李锦莲没有迟疑,将稻子放回家里,抱着7岁的小儿子跟着警察去了村委会。转而,又被带到了横岭乡政府。在那里,警察不停地询问他与肖某香的关系,以及是否购买毒药及桂花糖、案发时在做什么等问题。

  据李锦莲回忆,他在乡政府待了4天5夜,必须挺直了腰板回答警察的提问,站不直就会被踢,期间没有睡过觉、洗过脸、洗过澡。“我去的第一天就感冒,要求拿衣服,他们不给,后来还发烧,腰痛得站不稳。”他说。

  他实在受不了,趁调查人员睡着,从乡政府逃了出去。经受了几天的折磨,他特别害怕再度被抓,不敢走大道,更不敢回家。于是爬进大山,在山里过了好些天,饿了就挖红薯饱腹,困了就躲在草丛里睡觉。

  随后,刑侦大队来到了李锦莲家,没找到李锦莲,便带走了刚从东莞赶回家的陈春香。据李锦莲的弟媳郭兰香回忆:陈春香一共被带走6天,回来时身体状况惨不忍睹,手臂上一大块肉没了皮,被手铐铐过的地方伤口深得能够看到骨头。

  躲在山上的李锦莲见家里有灯,推测是妻子回来了,于是趁着夜深偷摸回了家。他站在窗外,不敢进屋,四处张望,打算见情况不对就跑。陈春香看到他,哭着将手伸出窗,“我差点命都没了,他们连屎尿都不准我拉,都拉在内裤里,扔地上。他们把我挂起来打,我喊疼,他们就把内裤塞我嘴里。”

  说话间,李锦莲摸着妻子的手,上面还包着李母做的草药,哭着说道,“我没有犯法,跟我没关系。你是替我受的罪,以后肯定会弄清楚的。”

  跟妻子短暂相聚后,李锦莲便回到了山里,此后数日,李母做好饭菜放在房子后面的柴堆下边,他隔一天下山取一次。就这样,前后维持了十几天。

6月2日,李锦莲于妻子的遗照前。(胡描摄)

  妻子殒命

  那个时间段,肖某香丈夫也从东莞回了村,他和自己的两个兄弟,眼见李锦莲被抓,便认准是他毒了孩子;又听闻李锦莲从乡镇府跑了,更认为他是做贼心虚,三人每天在村里巡逻抓人。

  李锦莲律师的辩护词里还提到,“与肖某香保持着两性关系的同村男性,除李锦莲外还有多人。”村里一时间人人自危,据李家人回忆,和肖某香有过关系的男人都曾是投毒的怀疑对象。当年的一个组长非常积极地寻找李锦莲,拿着鸟铳扬言抓到李锦莲就一枪毙了,因为据传他的儿子也跟肖某香有染。

  但他们始终没有找到在各个山上转辗的李锦莲。直到10月31日那天晚上,李锦莲再一次回到家,在柴堆里边拿出饭篮子,见里边装了鸭蛋,他饿得受不了,便一路走一路吃,将蛋壳扔在了自家的后山上。很快这些蛋壳被“巡逻队”发现了,他们用木桩撞开李锦莲家的大门,从卧室里抓出只穿着内衣的陈春香,认定李锦莲每天都会从他那取饭吃。

  与陈春香一道被押的,还有李锦莲的小儿子,“巡逻队”的人挨座山喊,企图逼李锦莲现身。直到天微亮时,仍旧没有结果,便将陈春香押到了郭兰香的家。郭兰香记得,嫂子那个时候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,她跟郭说:“我真的活不下去了。”

  第二天清晨,陈春香离开弟妹家回到自己家,洗了个头,从门口出来,便看到刑侦队的人到了村口,正在向她家的方向赶来。那一刻,陈春香绝望至极,转过身拿起农药便喝了下去。郭兰香听到婆婆的叫喊,飞快跑向李锦莲的家,赶到时,陈春香已经断了气。

  躲在山上的李锦莲,并不知道家中的变故,当天晚上他照例回家拿饭,可是在柴堆后面没有找到饭篮,只见屋子里有光,以为妻子还没睡,便走到屋后的窗前。

  他看到客厅放着一个人,身上盖着布,只有一直手露在外面。那只手他再熟悉不过,是25年来一直陪着他,为他做饭、洗衣的妻子的手。那一刻,身强力壮的李锦莲再也支撑不住了,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。

  醒来后,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往山上走去,一边走一边哭,不敢哭出声。躺在草堆里一动不动过了好几天,冷暖饥饿全然不知。

帖在村口的公告。(6月2日胡描摄)

  冤狱归来

  记者找到了当年押陈春香巡山的李锦统,他不承认自己做过这件事,只说:“我从来没有单独去找过他们,都是陪着刑侦大队的人一起过去的。”

  一直以来,李春兰都不认为母亲的死是自杀,他觉着是村里和刑侦队的人“逼死”了母亲。她告诉记者,当年警察从她家搜了500余元尸检费,在家里给母亲做了解剖。近20年来,她问有关部门要尸检报告,却音讯全无。

  当年的事情发生时,她23岁,正在厦门打工,收到家里边来的信,还是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五天。她震惊不已,当天带着同在打工的大弟弟回到了村里。家里的景象让她终身难忘,7岁的小弟弟披麻戴孝地站在门口,茫然无助。

  办完母亲的后事,她上山跟父亲见了一面。上一次见父亲,还是他骑着自行车送她去县城乘车,记忆中的他强大又可靠。而彼时眼前的父亲,却如同乞丐一般,在山里边风餐露宿了二十多天。

  “我真的没做过。”李锦莲再次重申。李春兰无条件相信父亲,李家人再也不愿相信办案人员。当年的11月12日,李家人包了一辆车,拉着村里的干部陪着李锦莲,一同去县城的检察院交代情况。

  他们终究还是没能扭转事情的结局。当天下午,李锦莲即被移交至刑侦大队。

  再后来,到了1998年的7月6日,李锦莲被宣告因犯故意杀人罪,被判死缓。二审维持原判。自此以后的近20年,他便再也没有呼吸过自由的空气。女儿李春兰也走上了申诉救父的道路,过去这些年,她到南昌、北京等各个地方,先后申诉了两百余次。

  2018年6月1日,李锦莲再次站在了江西省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庭。法庭以原审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,遵循疑罪从无原则,撤销原审裁判,改判李锦莲无罪,当庭释放。

  第二天,村委会的门口贴上了一张毫不起眼,盖着江西省最高人民法院公章的公告。李锦莲眼睛不好,不戴眼镜看不清字,他要求看上面的内容。李春兰便拿着手机拍下的照片,用他们的家乡话一字一句地读给他听。

李锦莲于母亲坟前。(胡描摄)

  女儿读完公告后,李锦莲便同她一道,前往母亲、妻子还有律师朱中道的坟前祭奠,给他们带去自己蒙冤昭雪的消息。李锦莲清晰地记得,母亲坟墓所在的山头便是他承包过的那块山地,进去的前一年,一场大火烧山后,他重新种了杨梅树、板栗树、杉树苗,还有五颗竹子。而今,竹林已成,杉树长得比大腿还粗,板栗更是成了附近邻居的最爱,每一年都会前来采摘。

  被问及接下来准备如何申请国家赔偿时,李锦莲告诉记者,赔多少钱都买不回自己对母亲和妻子的亏欠,买不回女儿20年的青春,更买不回妻子的命。

  谈到未来,年近古稀的他显得迷茫无助,“一无所有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”。 

 

分享到:

上一篇: 中山大学启动建设深圳校区,不甘“岭南第一”,冲击世界一流

下一篇: 可怕!男子睡觉时蟑螂爬进耳朵,还生下后代

列表页广告
邑网通下载

版权所有 ? 江门市广播电视台 | 新闻内容监督电话:0750-3658080

江门市广播电视台新闻爆料热线:13326800000 广告投放热线:0750-3078296

地址:广东省江门市发展大道178号新广电大楼(邮政编码:529000)

江门市广播电视台官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50-3078105 举报邮箱:jmxinmeiti@163.com

粤ICP备11033131号